近日有200名武警去到班公湖,准备在解放军从“黑顶”等後撤後,由武警扮平民去同印度平民缠斗。2019年10月1日凌晨在湾仔,笔者见到40多名全部讲普通话甚至夹杂四川乡音人士,极可能是武警扮“黑衣人”。武警进出香港,香港海关无法查问,消息指解放军的纪检部门调查过这个特殊通道被违纪人士使用而令平民进出香港

信息中心获知,近日有200名武警去到班公湖中印对峙山顶,准备在解放军从“黑顶”及“头盔顶”後撤後,由这些武警扮中国平民去同印度真正的平民纠缠。目前有150名印度的平民在为“黑顶”及“头盔顶”附近那些印军的帐篷供应物资,如果解放军从“黑顶”及“头盔顶”撤离的,印度的平民可能迅速占领“黑顶”及“头盔顶”,而在巩固了“黑顶”及“头盔顶”的据点後,在“黑顶”下面山腰的“秋迪俭革拉哨所”,就成为一个极难守住的哨所,是放弃而是坚守将是两难。“秋迪俭革拉哨所”附近岩石上有长7米的“党旗”,如果放弃该哨所,印军就会在“党旗”的岩石上建厕所。
昨天也有人发放照片,显示一些武警站在秋迪俭革拉哨所附近那长7米的“党旗”周围影像,他们想表示会去保护“党旗”不成为厕所。
这些武警是西藏长驻高原的部队,曾经在班公湖一带最靠近印军的地段修建公路,对海拔5000米以上已适应。他们扮中国平民,可能会持“关公刀”及微型手枪等武器去到“黑顶”及“头盔顶”解放军现在占领但可能後撤位置,同印度真正的平民缠斗。
2019年10月1日早晨六点多,我搭的士去到湾仔会展升旗地点附近,我从天桥过时,有40多人结群穿过防暴警察向我这面走,全部是黑色衣。6点钟在这个极其重要的区域人员只有极少人,所以我对防暴警察面对这40多聚集在一起的“黑衣人”不惊奇,这反而令到我惊奇。他们40多人,多数是20多岁,全部讲普通话,有人普通话中包含一些四川,湖南地方乡音。他们经过香港警察时镇定。他们步伐较整齐,清一色平头短发,肌肉发达。他们只有1人持包,可能在保管全部人的证件,其它人连银包,电话都未带。他们中有一个40多岁的“指挥者”,其它人明显对他尊敬。
解放军有什麽人从深圳来香港或从香港去深圳,有什麽物质在深圳及香港两边走,香港海关无法查问,甚至武汉肺炎发生後,有没有带病毒的人是从这些通道进入香港,香港政府也不知。
曾有网络消息指解放军的纪检部门调查过这个特殊进出香港通道被违纪人士使用而令平民进出香港,有平民不需香港的出入境证件,坐在军车内出入香港。
2021年2月15日 AM 9: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