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开审黎智英,李柱铭案,我坐在庭内离黎智英外3米处,我想代替全世界许多人同黎智英拜年,但庭警阻止。庭审仍会持续10多天,故今天早晨4点我起床了,因为进入庭内的旁听证只有20张,所以要很早去排队。这一年多来常经历凌晨法庭外排队,这常令我感动

昨天开审黎智英,李柱铭案,我坐在庭内离黎智英外3米处,我想代替全世界许多人同黎智英拜年,想交一个祝福及拜年的纸片给他,但庭警阻止。但庭审有10多天,只要凌晨去排队的,仍可以拿到那只有20张的进入庭内的旁听证,可以坐到黎智英不远处。我昨天放了一个长30多CM,宽20多CM的英国旗袋的溜冰箱放在法庭,法官等所有人都看到这很大的英国旗,当然黎智英他们受审者也看到,但庭警无办法阻止我,因为这是溜冰箱,里面有溜冰鞋。
2019年10月9日梁天琦上诉案,10月9日凌晨5点,离开审的9点半钟仍有4个半钟头,但香港的高等法院前就已排起了上千人的队伍,他们想获得参加法院高等旁听的旁听证,这令我这1989年“六四”的学生领袖,见证了1989年後铭心刻骨的一幕。
10月9日凌晨5点我已到达香港的高等法院,想旁听梁天琦上诉案。我原来以为我是到达比较早的人士,因为离开审的9点半钟仍有4个半钟头,但我走到排队的队尾後,我见证了1989年後,令我铭心刻骨的一幕,已有上千人在排队,後来我没有拿到旁听证。
後来这一年半我常见到这法庭外凌晨排长队的事情,这常令我感动。


2021年2月17日 AM 4: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