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庭审,看到黎智英想抱住孙但又隔住玻璃的那一刻,我有落泪。他孙可能才4岁,是开始学溜冰的年龄,而我刚好收到一名全球着名花式溜冰选手“母亲”的短讯,故我从溜冰箱上摘下一对装饰溜冰鞋给他玩。那名花式溜冰选手未来很可能成为世界冠军甚至拿下奥运金牌,但很少有人知庭上被审的人,有多人曾经帮过她父亲

今天庭审,算是很累人的一天,我凌晨两点起身,做完工作已是近六点,但凌晨6点多去到法院已有人,於是3个多钟头後终於等到9:30开庭。家人有带可能才4岁的孙来探黎智英,看到黎智英想抱住孙但又隔住玻璃的那一刻,我有落泪,因为现在仍然是“过年”。在我落泪时,刚好收到一名全球着名花式溜冰选手“母亲”的短讯,故我从溜冰箱上摘下一对装饰溜冰鞋给他孙玩。
那名花式溜冰选手,未来很可能成为世界冠军,甚至可以拿下奥运金牌,但很少有人知庭上被审的人,有多人曾经帮过她父亲。
我向陈日君转达了朋友的问候,89岁的这天主教香港教区荣休主教陈日君枢机,上下阶梯时令我有些担忧,因为他身边人刚好离开了,他只能一个人去洗手间。
我听吴霭仪同黎智英孙说自己73岁时有些感慨,9个被告,除了区诺轩,其它8人都是70多岁,60多岁了,何俊仁不久前曾有肺癌,将这些人审判,绝大多数“和理非”的人,都有大的痛楚。
我不是律师,但我今天记下的疑问及警方作证时有问题的地方就有160多处,律师团队当然也会看到这些漏洞。
这个案件是一个极其重要的案件,而从我不是律师就发现如此多问题来看,胜诉的机会相当大。
2021年2月19日 PM 1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