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不得不公开中印冲突死者原因是信息中心极接近找到家属。信息中心数月来已打了2000多个电话,找了300多人试图找到陈祥榕等死者亲属,在福建屏南县信息中心就找了200多人,包括屏南县退役军人事务局4名人士,屏南县全部乡,镇的退役军人服务中心主任,以及陈祥榕所在部队新退役人士及去过新疆康西瓦陵园人

2月19日,解放军报刊发长篇通讯“英雄屹立喀喇昆仑”,首次披露对峙事件过程,这篇报道只是技巧性去说了一些事情,解放军死者是否只有4人,仍需要调查,而信息中心正在调查。
习近平不得不在2月19日公开中印冲突死者,极可能的原因是信息中心已极接近找到陈祥榕等死者亲属,故如果信息中心率先在海外引述家属证实冲突有死者的,习近平会更加被动,故习近平不得不在信息中心报道前曝光。
信息中心数月来对屏南县下面的所有镇,乡都进行了详细调查,包括古峰镇,双溪镇,黛溪镇,长桥镇,屏城乡,棠口乡,甘棠乡,熙岭乡,路下乡,寿山乡,岭下乡,信息中心不但找镇,乡政府,也找派出所及学校,尤其是镇,乡退役军人服务中心主任。信息中心也致电过陈祥榕家人所在的甘棠乡退役军人服务中心主任的手机,该主任否认知悉陈祥榕这个人。信息中心也在找陈祥榕所在部队新退役人士及最近去过新疆康西瓦烈士陵园的人士,找某关注康西瓦烈士陵园的记者及管理康西瓦烈士陵园的新疆退役军人事务厅的某人,而在信息中心极接近找到家属後,习不得不公开陈祥榕等死者。
习近平掌控军队後,对军队的死伤保密越来越严密,而习近平这样做造成了解放军的致命伤,因为一只对死伤保密的军队,绝对不是现代军队。习近平这次公开6月15日部分伤亡,是否仍有隐瞒,信息中心正在调查,但这带出极多问题,如习近平2月4日在贵州访问了“1.29”空难12名解放军死亡的空20师,而习近平仍极其尴尬对空难保密,但家属在昨天解放军报报道陈祥榕等後,也一定会要求可以对空20师死者公开报道。2018年1月29日,空军20师59团的一架运-8GX4电子战飞机,在贵州省遵义市绥阳县郑场镇坠落,当时机上载有12人,其中机组人员5人、执勤人员7人,12人全部死亡,死亡人员有闫阁、王玉合、郭朝庆、唐忠柏、汪良波、魏相超、孙鑫、尚琎、郭明刚、张宏俊、邹存邈、陈宁方。
习近平对陈祥榕所在69316部队,南疆军区边防363团的一次重大伤亡至今仍高度保密。2017年10月中共19大召开的前夕,在2017年8月29日,陈祥榕墓碑上的69316部队发生了一次高度可疑的极其重大爆炸事件,至今解放军仍对事件高度保密,外界仍然不知道有多少死伤者。信息中心在调查陈祥榕的事情时发现了解放军的这一高度保密且可疑的极其重大爆炸事件,且发现了越来越多该部队的死者,至今信息中心已发现6名死者,分别是副团长李光辉,副连职参谋王继圣,副班长朱斌,副班长潘克,副班长杜兵虎,上等兵蒋洪波。该炸弹爆炸事件高度可疑,南疆军区的说法是,当天该团演练对印度的临战训练,在组织“未爆弹”搜查排除时,发生炸弹爆炸。高度可疑之处就是,2017年8月29日发生爆炸,这6人在2018年12月才被南疆军区政治部评为烈士,2018年12月後家属才被允许安葬死者骨灰。如果真的是组织“未爆弹”搜查排除时发生炸弹爆炸的,几天就可以调查清楚,一个月就可以评为烈士,绝对不需要一年多。解放军以前曾发生恶性事件,有士兵拉响手榴弹自杀殃及其它解放军官兵,结果那些那些被殃及的解放军官兵要1年半後才被评为烈士,故这次19大前夕最敏感政治时刻发生的爆炸高度可疑。
2021年2月20日 AM 6: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