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凌晨3点起身,好彩拿到了第8号旁听证,也是最後一张真正可以入到法庭内的旁听者。法庭非常小,我英国旗的溜冰箱离法官只有4米多,离3名主控官只有3米。我从西九龙的4天旁听中发现到,只有在家除了吃饭,睡觉,看书什麽都不做,才能确保不“危害国家安全”,今天也想听多些什麽是“危害”但未果

今天凌晨3点起身,4点多去到法庭时,大道上已有警车,的士司机将我送到高等法院正门前,看到门前没有人,我在迟疑是否排错队,但向下的楼梯又被铁链封住,我也不知道是否有人在下面排队。大约半小时後高等法院正门前终於出现一名职员,说是在下面排队,他解开了铁链,我终於可以排队。排了几小时职员才说,真正入法庭的旁听证只有8张,其它是看电视,我非常幸运拿到了最後一张。
我当然非常幸运,因为西九龙的4天审判,任何家属,记者都不能真实进入法庭,都是看电视。
我原来打算在庭审後去溜冰,当然带有溜冰箱,溜冰箱是英国旗,但英国旗并不违法,我成功通过了安检,英国旗溜冰箱没有被留下。
溜冰箱是全香港独有的8轮溜冰箱,见惯溜冰箱的人都会奇怪为什麽是8轮,但香港人很喜欢“8”这数字,是幼儿都有的常识。我这样独特的溜冰箱在法庭当然引来全部人的目光,从密密麻麻的警察队伍中穿过时也引来注目。
当然这些只是装饰,我这样辛苦去法庭是要了解在什麽情况下才能确保不“危害国家安全”,因为西九龙的4天旁听令我觉得,只有在家除了吃饭,睡觉,看书什麽都不做,才能确保不“危害国家安全”。
我这样说当然有依据,因为没有去参加旁听的人,根本无法知道保释条件的出台过程,“任何人不得直接或间接以任何方式(包括传统实体/电子媒体/任何公众平台),作出、发放或转载任何可能有合理理由被视为任何根据其性质可构成违反国安法、或香港法例中维护中国国家安全的罪行的言论及行为”这一项,香港没有去旁听的市民极有可能不清楚法官,主控官,律师们怎样去讨论这保释条件。
根据我庭审听来的理解,这个保释条件,当然同其它其它未有因“危害国家安全”被捕过的全部香港人有极大关系。
今天也想听多些什麽是“危害”,但今日只进行“指示聆讯”,待控辩双方提交所有相关文件後,在下星期四及星期六,分两日听取覆核聆讯,今日不会处理保释申请,各人需继续还押。
2021年3月6日 PM 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