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误撞“港区国安法”,信息中心中心已删除了2019年6月3日至2021年3月3日网站上的全部内容,也删除了所有电脑,移动装置,电邮,WhatsApp,Telegram的任何内容,将全部有政治字样纸张送去了垃圾站。卢四清15年来都没有接受过媒体访问,也一秒钟都没有用过Facebook,twitter等。卢正在写信给

西九龙的4天审判同高等法院周六的“指示聆讯”,我都是凌晨3点起身,但明天要多久起身不清楚,因为今晚就会有人通宵排队,而只有8张真正进入法庭的旁听证。媒体不可以报道庭审的绝大多数内容,故绝大部分极其重要的细节,只有通过旁听才可能知道,法官,主控官,律师们的极多说话极其重要,而这只能旁听才可能获知。
我从4天的西九龙4天审判听到了的极其丰富的细节,在香港如信息中心这样的机构,极其容易误撞而触及“港区国安法”,我必须要了解越多越好的细节避免可能的误撞。
周六的高等法院聆讯,因为法庭比较小,休庭及散庭时3名主控官站在我的身边一起缓缓行出法庭,我同某人说我想向“港区国安法”专家咨询极其重要的问题避免去误撞“港区国安法”,有人欲言又止。後来等电梯时,我又提高些音量再说了一次,有人仍是欲言又止。
“港区国安法”在2020年6月30日23时开始实施,但至目前,没有其它办法可以去了解这条法律的细节,唯一的方法就是去旁听“港区国安法”的相关案件。作为可能是全香港最多时间去旁听“港区国安法”的相关案件的人,同时作为28年来写过1万多篇独家报道,绝大多数报道被国际媒体引用,有时全球10多亿人可以看到我的报道的“媒体工作者”,我极其深刻地体会到香港的主流媒体为什麽会要求开放对这次47人审判的报道,因为庭审绝大部分极其重要的细节不能被报道,而正是这些极其重要的细节可以让人了解到“港区国安法”的极其丰富的内容。
“港区国安法”第九条是:香港特别行政区应当加强维护国家安全和防范恐怖活动的工作。对学校、社会团体、媒体、网络等涉及国家安全的事宜,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应当采取必要措施,加强宣传、指导、监督和管理。而第十条是:香港特别行政区应当通过学校、社会团体、媒体、网络等开展国家安全教育,提高香港特别行政区居民的国家安全意识和守法意识。
也就是说,“港区国安法”规定香港政府要对社会团体、媒体的开展国家安全教育,提高香港居民的国家安全意识和守法意识。
而4天的西九龙审判,我作为旁听者知道了极其多极其重要的细节,而连那麽多的资深大律师及大律师都对极多细节有疑问,我这样一名不是律师的人当然有更多的疑问,但除了去庭审旁听,香港根本没有一个权威机构可以向我解释4天的西九龙审判听审後我的疑问。
故至今天,如“信息中心”这样的“社会团体”,根本就无法向香港政府的任何权威机构咨询这些,如“信息中心”的日常工作中,有哪些可能误撞“港区国安法”?
为了100%避免去误撞“港区国安法”,我根据4天西九龙的听审,已删除了信息中心网站www.hkhkhk.com上从2019年6月3日至2021年3月3日上的全部内容,也就是2019年6月3日至2021年3月3日这期间信息中心放上网的全部内容已一篇不留被删除,虽然其中有许多是实体新闻,但当中可能有几句评论,故已删除全部内容。对於2019年6月3日至2003年的旧内容,信息中心暂时没有删除,我正在写信给林郑月娥,李家超,邓炳强,刘赐蕙,问2019年6月3日至2003年的旧内容是否需要删除,这也是向他们提出的极多问题之一。
当然我也检查所有电脑,移动装置,电邮,WhatsApp,Telegram甚至短讯,因为检查起来太花费时间,我就将内容全部删除,甚至整个硬碟format,至今天电脑,移动装置,电邮,WhatsApp,Telegram甚至短讯已没有2019年6月3日至2021年3月3日这期间的全部信息。而2019年6月3日至2021年3月3日任何相关的打印出来的纸张,甚至任何有政治字样的纸张,我也全部碎纸送去了垃圾站,也就是信息中心删除了2019年6月3日至2021年3月3日这段期间任何储存装置上或实体纸张上当然也有网站上同政治有关的所有东西。
信息中心创办人(卢四清)15年来都没有接受过媒体访问,我记得2006年有媒体登过我一张照片後我特别发声明要媒体不要刊登我的相片,所以2019年6月3日至2021年3月3日卢四清当然也没有接受过任何媒体一秒钟的采访。
信息中心创办人卢四清,也就是笔者,一秒钟都没有曾经用过Facebook,twitter,ins等全部社交媒体,所以从这些全部社交媒体诞生至今,信息中心没有任何一个字或任何一张图片,视频发表在这些社交媒体上。
我做的这些,是因为西九龙的4天审判,令我知道了“港区国安法”极多极其重要的细节,而根据我听到的细节进行的判断,极多的事情,都可能误撞而触及“港区国安法”。“港区国安法”第叁十叁条说到了“自动有效地防止犯罪结果发生”这件事,既然有这第叁十叁条,所以我就做了上述的全部的删除。
“港区国安法”第十条规定要提高香港居民的国家安全意识和守法意识,我希望香港特区政府,应该ASAP建立一个可以解答“港区国安法”疑问细节的权威机构,让信息中心这样的社会团体可以咨询。
信息中心创办人卢四清也正在拟写给行政长官林郑月娥,保安局局长李家超,警务处处长邓炳强,副处长刘赐蕙的信件,希望他们可以解答到我4天的西九龙审判听审听到的极多极其重要细节的疑问。
2021年3月8日 PM 13: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