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11日,会是香港人非常重要的一天,因为高等法院要开始审理颠覆案保释。在西九龙法院听审时,我多次望向孕妇,可能今天早晨刚从囹圄中醒来的丈夫,极想贴近妻子去听胎儿的踢动。一个星期以来,街上穿全身黑,戴黑色或黄色口罩的人激增

3月11日周四及3月13日周六,高等法院会审理颠覆案保释,故高等法院的附近,又会同上周六一样,警车会绵延数百米。
在西九龙法院听审时,我多次望向孕妇。在香港以前有“误杀”的嫌疑犯被告要照顾孕妇都可以保释,而此案却有43人仍在拘押,只有4人被保释,香港街上穿全身黑的人当然会激增。
3月11日,3月13日我当然会去听审,不过3月10晚可能就有人通宵去排队,毕竟这麽多人极其关心,而旁听证这样少。
高等法院的庭审估计会触及非常多的极其重要问题,如保释条件中的“任何人不得直接或间接以任何方式(包括传统实体/电子媒体/任何公众平台),作出、发放或转载任何可能有合理理由被视为任何根据其性质可构成违反国安法、或香港法例中维护中国国家安全的罪行的言论及行为”。
可以预见的是,仅仅这一保释条件就同香港全部人的人权及自由有极大的关系,从这一项保释条件就可看出,被保释的被告不能做的事情,也就是全部香港人可能误撞“港区国安法”的盲区,这个盲区有多大?从“间接”“任何方式”,“任何公众平台”“作出、发放或转载”“任何可能”“香港法例”“言论及行为”就可看出,仅仅这一保释条件就可看到,一个香港人误撞“港区国安法”有多麽容易。
2021年3月9日 AM 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