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开始的高院审理颠覆案保释,已出现了一项新的极其重要的事项,就是全国人大的“完善香港特区选举制度”。这场审判焦点就是取得立法会过半议席,人大去“完善”後,就算万一他们仍想参选,而即使不被DQ,取得过半议席机会仍是零,“重犯”机会已是零。美,日,澳,印的结盟及布林肯与杨洁篪会面当然涉“国家安全”

47人的颠覆案,整件事就是在审判他们想取得立法会35个议席,而他们保释的关键,就在於是否会“重犯”。他们有“重犯”的可能吗?
首先,这些被拘押的人自己已不愿参选。第二是香港政府新提出的参选条例及全国人大的“完善香港特区选举制度”,都不会容许他们参选,香港政府提出《2021年公职(参选及任职)(杂项修订)条例草案》,已令DQ极其容易,人大的参选条件会更苛刻。第叁就是全国人大令立法会议席增加,并“度身定做”让传统亲中国政府的人可以极其容易成为立法会议员。
这3项单一的一项都会令“重犯”机会为零,更何况有3项。在这样的情况下,正被拘押的43个人,有可能“重犯”吗?有可能参选立法会获得过半议席,再否决政府的财政预算案吗?欧联祖云达斯同波图4:4,祖云达斯被淘汰,而这两场比赛,波图可以赢祖云达斯100:0吗,当然不可能,而“重犯”机会比波图可以赢祖云达斯100:0机会都低。
在西九龙法院听审时,我许多次望向一名孕妇,因为婴儿诞生时,爸爸可能仍在囹圄中。在香港以前有“误杀”的嫌疑犯要照顾孕妇都可以保释,而这没有可能“重犯”的案件,却仍有43人被拘押,只有4人被保释。近日以来,香港街上穿黑衫的人急速增加,在一些中产者社区,连许多老年人也穿上了黑色衫,带上黄色口罩。
今天也有两件极其重要消息传出,第一件事是拜登将於今个星期五,与日本、澳洲及印度领袖举行视像会议。而第二件事是,有报道引述消息指,中美两国官员正讨论布林肯与政治局委员、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洁篪在阿拉斯加会面的可能性。
第一件事之前都是未确定,今天正式宣布了就成为极其重要的事情,因为有视像会议的,就会有面对面见面。
从国内许多论坛看到,中国许多退休的“国家安全”专家们,极其忧虑美,日,澳,印的结盟。而在专家们的心目中,美,日,澳,印的结盟对中国“安全”的威胁,要比香港选举的威胁严重万倍。
而布林肯同杨洁篪的见面,可能香港又是一个极其重要的问题,如果杨洁篪飞到阿拉斯加之前香港的重要新闻登在美国主流报纸的头版,在香港问题上一开始就发生争吵的,之後两人会什麽都谈不下去。
2021年3月10日 AM 1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