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29日高等法院会审岑子杰,梁国雄,毛孟静“颠覆罪”保释,又会出现通宵排队。“颠覆罪”的前身就是“反革命罪”,1981年“西单民主”徐文立、王希哲等“反革命罪”判刑後,徐、王在监狱的14年,一直是中国同西方的最重要矛盾之一。梁国雄从1981年已极其关注王等,如今也被控“反革命罪”的“替代者”颠覆罪

“文革”时期,有10多万人因“反革命”罪被判死刑,年轻人写“打倒毛主席”的字句被“反革命”罪判死刑的事情常有发生。1996年王丹判刑前後,中国开始将“反革命罪”改成“颠覆罪”。
西九龙法院及高等法院10天“颠覆罪”的听审,我记下了约16万字极其重要的内容,记下了极多的细节,如昨天的尹兆坚的高等法院听审,我记下了120多个要点及疑问。
所以如果要我用西九龙法院及高等法院10天“颠覆罪”的听审记下的16多万字极其重要的内容,再结合我28年来关注过的上千件中国内地的“颠覆罪”案,结合起来去写一封给林郑月娥,李家超,邓炳强,刘赐蕙之信的,这封信的字数可以有100万。
但我至今天仍然不清楚,如果我将庭审细节的疑问写在给林郑月娥,李家超,邓炳强,刘赐蕙的信中的,我是否会违反法律?
1997年中国正式将“反革命罪”改成“颠覆罪”,其最重要的考虑当然有香港因素,“反革命罪”对香港人及香港法律来说,绝对是一个极其刺激的字词。
3月29日高等法院会审岑子杰,梁国雄,毛孟静“颠覆罪”保释,法院前又会出现通宵排队拿旁听证,因为真正能进入法庭的旁听证只有8张。
岑子杰,梁国雄,毛孟静保释案,至今天仍不知是否由高院法官杜丽冰审理,前几天新闻说法院网页显示是“未知主审法官”。
“颠覆罪”的前身就是“反革命”罪,1981年“西单民主”徐文立、王希哲、秦永敏等“反革命罪”被判刑後,徐文立、王希哲在监狱的14年,要求释放他们一直是中国同西方国家外交的最重要矛盾同冲突之一,围绕释放魏京生,徐文立、王希哲等,中国同西方国家在外交上有数千次冲突被报道,中国领导人到访西方国家,人权组织举起他们的画像抗议,经常成为西方国家主流媒体的新闻电视画面或报纸配图。
梁国雄从1981年已极其关注王希哲等,而刘山青更因为返回广州救助王希哲妻子苏江等人,亦被公安拘捕,控以“反革命罪”判刑十年。梁国雄从1981年已极其关注“反革命”罪,而目前却被控“反革命罪”的“替代者”“颠覆罪”。梁国雄对坐牢处之淡然,3月18日黎智英9人案最後陈词,梁国雄笑着同坐在他妻子旁边的一个小朋友说,“记得分嗮的糖给其它人食”。
那天在庭上我看着梁国雄同他的妻子,我在想他们新婚才两个月,梁国雄说的糖,可能是喜糖。
梁国雄新婚才两个月,再有几天要申请“颠覆罪”保释了。近日以来,我已两次看到怀孕的妻子在听到“颠覆罪”的丈夫没有被批准保释後而流泪。
法理之外,人情何在?
2021年3月24日 PM 15: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