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3月28日深夜已到达高等法院门口,当然,看英国,德国的世界杯预赛会比较容易度过那在黑暗中等待黎明的时光。岑子杰在庭时有几十次笑声,年轻人们的淡视囹圄令我感动。我全身都是黑色,又有一个英国旗的溜冰箱,我孤身坐在警察群中一小时等梁国雄的车出来,但毛孟静开庭前我只好又回到法庭

3月29日10点半审判,我3月28日深夜已到达高等法院门口,最不方便的就是香港这些大商场这样孤寒,连洗手间都锁住不给人用。幸好有英国,德国的世界杯预赛,看完英国队,德国队赢波已是四点多,後来继续在黑暗中等待黎明的到来,听歌中终於等到8点拿到第一个被派的旁听证。
岑子杰有许多笑容,他的一帮朋友也令岑子杰在庭时有几十次笑声,年轻人们的淡视囹圄令我感动。
审梁国雄时我记下了十多页的笔记,又有许多极其重要的新内容,但我透露庭审内容的,可能违法。
我已是有11天听审这“颠覆罪”案,我记下的笔记大约有18万字,但我至今天仍然不清楚,香港究竟有没有一名专家可以解答我极其重要的18万字中的疑问。我至今天仍然不清楚,如果我将记下的这18万字,结合上我28年来对中国内地“颠覆罪”的研究,写信给林郑月娥,李家超,邓炳强,刘赐蕙的,我是否会违法?今天又多了许多极其重要的新内容,从我11天的听审及我28年来对中国内地“颠覆罪”的研究判断,香港人极其容易会误撞“港区国安法”,不仅仅是记者,专栏作者,电视台,电台主持人,人权工作者,政治书籍作家等等,连普通人也极容易“祸从口出”,情绪激动之下,极多种类的口头言论,都有可能误撞“港区国安法”,而没有去听审的香港人,根本就没有警觉。
“港区国安法”第九条是:香港特别行政区应当加强维护国家安全和防范恐怖活动的工作。对学校、社会团体、媒体、网络等涉及国家安全的事宜,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应当采取必要措施,加强宣传、指导、监督和管理。而第十条是:香港特别行政区应当通过学校、社会团体、媒体、网络等开展国家安全教育,提高香港特别行政区居民的国家安全意识和守法意识。
香港教育局向全港中小学发通函,建议学校在4月15日配合“全民国家安全教育日”安排学习活动。
但这种学习活动只是一种形式,我希望林郑月娥,李家超,邓炳强,刘赐蕙可以ASAP地公布一名“港区国安法”专家的名字,让我这样的人,可以对他提出数百个极其重要又极其具体的疑问。
2021年3月29日 PM 17: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