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英杰案休庭时,我大声问保安问题,检控官离我才2米当然听到,我问“我是否可以在笔记本上写下检控官刚说的那八个字”,两名保安忙说可以。今天下午记者最後一个问题是立法会由70分之35变成90分之20。立法会是制定法律的机构,今後香港民众再走上法庭时,对香港法律的信心是大幅增加或大幅减少,香港的选民自有判断

唐英杰上庭时,我看到他不停地同惩教人员交谈,有时会笑,我心里有一点轻松,毕竟他从去年7月1日以来一直在囹圄中,可以同惩教人员多些交谈的,囹圄中的日子可以相对比较轻松。
电台的新闻是这样说的:“首名被控违反《港区国安法》的被告唐英杰,3名国安法指定法官彭宝琴、杜丽冰及陈嘉信在高等法院进行案件管理聆讯,辩方申请押後审讯日期及重新排期,但律政司反对。案件排期 6月23日起审讯,审期暂订为期15日,但代表唐英杰的资深大律师骆应淦在庭上表示,审讯日期与其个人工作日程撞期,而且唐英杰计划针对审讯没有陪审团的决定提出司法覆核,有关案件将由资深大律师戴启思处理,希望案件在司法覆核有结果後才开始审讯,加上被告现时尚未找到适合的专家证人,需要申请押後审讯日期及重新排期。律政司高级助理刑事检控专员周天行反对申请。法官彭宝琴指出,《国安法》指明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案件需确保公正、及时办理,一旦重新排期审讯在司法覆核有结果後才进行,如任何一方胜诉时,不能排除另一方会申请上诉,故此《国安法》案件将会面对无了期的押後,不能「及时办理」。”
唐英杰案休庭时,我大声问保安一个问题,检控官离我才2米当然听到,我问“我是否可以在笔记本上写下检控官刚说的那八个字”,两名保安忙说可以,听到保安这样说,我补充说:“我惊被人告”。听到我的大声说话,庭上有人笑也有人尴尬。
我第一次在香港法庭看到3名法官一起审案。看到3名法官多次埋头商量,甚至走到房间商量很久,我看出法官们对案件非常谨慎,毕竟有3名法官。杜丽冰早就看过我那英国旗的溜冰箱,彭宝琴及陈嘉信是第一次看到,所以多看了几眼。
今天下午记者最後一个问题是立法会由70分之35变成90分之20。立法会是制定法律的机构,今後香港民众再走上法庭时,对香港法律的信心是大幅增加或大幅减少,香港的选民自有判断。
2021年3月30日 PM 19: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