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14天听审“港区国安法”案件记下了19万字,产生了数百个极其重要及极其具体的疑问,再结合上我28年来对内地“颠覆罪”的研究,我从心底里觉得,“国安委认为候选人是否效忠不可覆核”这条,以後会令香港有极大的争议。林郑月娥,李家超,邓炳强,刘赐蕙应该ASAP地公布一名“港区国安法”专家的名字让我可以去发问

去法院门口长达10个小时的排队,身体可能最难受的事,就是被蚊咬,有时喷上叁种防蚊剂,仍然被蚊咬。我在被蚊咬身体很难受时,会去想那些在囹圄中的人,然後身体会慢慢平静。
今晚回家时在的士上听到电台讨论“国安委认为候选人是否效忠不可覆核”的问题,我14天听审“港区国安法”案件记下了19万字,产生了数百个极其重要及极其具体的疑问,再结合上我28年来对中国内地“颠覆罪”的研究,我从心底里觉得,这条问题会令香港有极大的争议,我也觉得14天这样辛苦去排队也是非常值得,因为昨天中国人大常委带出来的核心问题之一,就是用“港区国安法”去审查资格,而过程及具体内容不公开,这就同我14天听审“港区国安法”案件产生的数百个极其重要及极其具体的疑问,100%地有了极其紧密的关系。林郑月娥,李家超,邓炳强,刘赐蕙应该ASAP地公布一名“港区国安法”专家的名字让我可以去发问,因为我提出的这数百个疑问,可能大部分都涉及到国安委怎样去认定候选人是否效忠的问题。


2021年3月31日 PM 19: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