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极左派想恐吓“支联会”,而如果取缔“支联会”,香港在诱发中国同美国开战上,会再上10个台阶。而如取缔,即是意味香港一些银行的极其担忧将开始,香港国际金融体系的动摇也真正开始,因为“5眼联盟”及欧盟之新疆制裁的火花溅到香港这易燃物後,有银行将无法使用美元清算

全国侨联的卢文端说,香港社会正在讨论支联会删除“结束一党专政”纲领口号就可以继续存在的说法,他认为,改一个口号不可能改变支联会“颠覆组织”的性质,“国安法”的环境亦不允许“保存支联会”,卢文端提到,“初选案”因为涉及违反“国安法”,涉案人士大都不准保释,就是严重警号。
对於卢文端的这段话,可能会有许多美国的对华极强硬派会笑,因为如果真的取缔支联会,香港在诱发中国同美国开战上,会再上10个台阶,而香港一些银行的极其担忧将开始,香港国际金融体系的真正动摇也真正开始。
当然卢文端这样的极左派在中共的权力结构中,只是蚂蚁级的人物,中共政治局常委那些人怎样想,那些退休的中共元老们怎样想,卢文端也并不清楚,卢文端在明报上发表这篇文章的真正目的,可能是想向删除“结束一党专政”纲领口号方向上施压,因为卢文端所说的“香港社会正在讨论支联会删除“结束一党专政”纲领口号就可以继续存在”这件事,只是极少数人在讨论,绝大多数的人是等香港政府对“结束一党专政”明确表态,但香港政府表不了态,其中一个原因是香港政府根本无法将全部叫“结束一党专政”或打出“结束一党专政”横幅的人视为非法。
例如在香港政府将叫“结束一党专政”口号公开定义为非法後,如果几个南韩人在维园高叫“结束一党专政”,香港警察拘捕他们的,他们可以说他们是在要求北韩“结束一党专政”。而香港人也可以在任何场合先叫一句“结束北韩一党专政”,然後省略掉“北韩”叫“结束一党专政”,循环这样叫“结束北韩一党专政,结束一党专政”,香港警察可以怎样做?
卢文端这样的极左派,闭目不见中国内地正有的危机。6月5日,安徽省安庆市发生持刀伤人案,最少5人死亡,15人受伤,疑犯见人就捅。而一星期前的5月29日,南京发生驾车撞人及持刀伤人案,8人受伤,从报道看,有受伤者同他并不认识。而今年4月28日习近平刚结束广西考察数小时,有人就持刀在广西幼儿园乱砍18人伤,而4月30日广西某幼儿园再被人乱砍至少3人伤,有网上言论指2幼童被割喉。
中国内地越来越频密的这些事件,正是显示内地民众有极多怨恨,但怨恨根本无法得到宣。有报道指内地社交与网购平台小红书在微博的帐户,据报今日失效。外电报道,小红书在六四当日,在其微博帐户留下敏感言论,内容是反问当天是甚麽日子,帖文很快就被删走。
“反问当天是甚麽日子”都被禁微博,显示了内地什麽不满都极难得到宣,故安徽,南京,广西这样的事越来越频密。
而香港正在步内地後尘,香港正潜伏着极大危机,因为香港社会的怨恨越来越无法得到宣,无法宣就会有内地这样的事件发生,而卢文端这样的极左派,则罔顾香港的极大危机,唯恐香港不乱。
2021年6月7日 AM 10:00